独孤寄鹤

暖你一千岁。
佐鸣双担,他们有那么好TAT
是个鸣厨。

【佐鸣】惧 (楔子)


预告下正篇黑鸣大量戏份,鸣人长期掉线(x
黑鸣单箭头鸣人
原著向,he保证
撩完就跑@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写完觉得自己词汇匮乏…倒地
—————————————————







共杀灰骨自辉夜双掌射出,破空而来。

眼前的画面仿佛被一帧帧慢放,卡卡西和带土拼力想赶到他们身前拦阻下攻击,却因过远的距离而显得无能为力。
全身的神经叫嚣着逃离,却在超重力的压制下动弹不得。
避无可避。



“ ”
利刃没入肉体的沉闷声响。
无解的杀招在接触到祭品后满意的停止了前进,他却在看见挡在面前的身影时睁大了眼睛。
是佐助用尽全力将苦无掷向他身前,发动了轮回眼。

少年的身躯不算高大,带着成长期特有的清瘦。个头始终比他多出讨厌的几厘米,却在这最强防御失效的时刻,骤然立成了任何伤害不可逾越的铜墙铁壁。

他有一霎的头脑空白。身体突然爆发出挣脱束缚的力气扑上前接住了倒下的人。

“你不是说我们谁死了世界都会毁灭吗!为什么要舍命救我啊?!你是笨蛋吗?!!”
他听到这诘问只是勉强扯起嘴角,递来的一瞥依稀还是当年那遍体鳞伤的少年模样:
“大概是…没有办法看着你在我面前倒下去吧。”


他疯狂地向对方输送蕴含着阳之力的查克拉,然而这股挽救过将死的凯、补全了卡卡西缺失的左眼的力量也只是暂缓了崩坏蔓延的速度而已——

徒劳无功。
徒劳无功。
徒劳无功。


他目眦欲裂地看着那刻入灵魂的俊秀面容无可挽回地褪去了颜色,裂纹裹挟着灰迹由胸前的伤口蔓延至全身。贴在对方脊背上输送查克拉的手不敢多施加一分力。
可任他再在心里嘶吼或是哭喊,怀中人终究在重力的作用下逐渐崩碎,空余一地无机质的灰烬。


“我感觉现在的自己无所不能。”
曾自信吐露的话语而今如此残忍地嘲讽着他。



世界崩塌。


tbc.



是幻术,二哥没事,放下刀片(x

二哥轮回眼的能力是天手力,可以与视线内的特定物体交换位置。

是不是挡刀必备(被打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