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寄鹤

暖你一千岁。
佐鸣双担,他们有那么好TAT
是个鸣厨。
考研ing,我会永远喜欢他们的w

【佐鸣】白蛇(R)

原著向,蛇窟佐x疾风鸣。
白蛇捆绑+幻术play,轻微凌虐大概。
不小心跨天了的七夕贺文,大概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开车…?依然十分我流,反正我自己爽了就行。
笔芯阿来来 @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顺便敲碗催车(你走


鸣人是在接收了数个影分身的情报后寻到佐助的。
只是出乎意料的,这次迎接他的不是千鸟。冷漠的少年不闪不避,放任他冒失地撞进怀里,甚至体贴地帮他稳住了身形。
他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对方是想给他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相反,黑发友人揽过来的手臂禁锢意味十足,甫一触碰就封锁住了所有退路。
遭受千鸟流袭击的半身麻痹未退,他咽下心底泛起的苦意,抬脸笑道:
“哟,好久不见啊!佐助。”
 
红发的女忍者早已对这重重的拦阻感到不耐,烦躁的啧了一声问到
“又是影分身吗?”
却见一路上沉默不语的队长久违的挑起一抹笑来,不带任何温度:
“暂时停下整备,这次是正主。”
 
“我们还在躲避木叶的追截,现在停下来没有问题吗?”
一处洞窟里,蛇小队正在稍事休憩。
“既然以前的‘同伴’这么不辞辛苦的找来了,怎么说也得跟他好好叙叙旧。”佐助口中说着叙旧的话,语意却十足嘲讽。
他们这位队长平日里除了发号施令外鲜少言语,始终让人捉摸不透,然蛇小队集结到一起本是各有目的,三人也便不多加八卦。
 
 
 
居无定所的忍者小队不会携带刑具这样累赘的东西,寻常的绳索也困不住九尾人柱力,因此取而代之的,鸣人紧贴着岩壁被两条粗壮的白蛇缠绕束缚着。见佐助走近,压抑许久的疑问脱口而出:
“大蛇丸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不回村子?”
“鸣人,不要试图左右我的想法。”
他想起情报中提到的蛇小队,有些愤怒和不解地低声吼道:
“你宁愿选择些居心叵测的人,也不愿意相信七班的同伴吗?!”
锐利的草薙刺入岩壁,在被缚者脸上留下一道血痕。佐助松开剑,伸手抚上鸣人的脸颊,似乎只是不带情色意味的单纯触碰。
“我提醒过你了吧,我们已经不是同伴了。”
漠然地说着决绝的话语,下身却十足暗示地屈膝分开了对方的双腿
“而这次,你会为你的轻率付出代价。”
 
 
他不能承认,再次见到曾被他亲手斩断的羁绊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竟感到一丝庆幸和欣喜。
仅仅是居高临下地望着,便不自觉地想要接近,抑制不住触碰的渴望。 
这样软弱的情感令他恼怒,鸣人是他已献祭给复仇的人生中唯一的不可控因素,永远的意外性NO.1。远离时不觉,靠近了就开始吵吵嚷嚷地彰显着存在感。
偏偏其人还纠缠不休。
 
蛇窟不是什么良善之地,在离开了那个粉饰太平的村庄的三年里,他早已学会不去寻求任何倚仗,只为了目的前行。
深渊漫无边际,他浸淫其中。借黑暗隐匿自己,也窥伺着时机择人而噬。
忍者之于忍村不过是工具。再锋锐的利刃,反噬其主时也该折断重铸。忍者追杀部队的职责正在于此。
木叶在追回写轮眼时折损甚巨,又碍于大蛇丸的势力,才暂时压下了宇智波末裔叛逃之事。
于村子而言他早就是弃子。也只有一个吊车尾得不像个忍者的漩涡鸣人,不懂取舍,固执己见
,不惜一切也要带他回去。
总是拼得一身遍体鳞伤,一厢情愿地寻来。仿佛听不懂拒绝,也从不会放弃。
 
这次也是一样。
这样傻瓜式的坚持令人厌烦,却又让他隐约生出一丝身为理应斩断一切的复仇者不该有的期待,想看看他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名为漩涡鸣人的,阳光般的少年,向来擅长用他的坚定和一往无前为同伴带来勇气和鼓舞。
活在黑暗中的人不禁为之目眩神迷,却也恨不得拉着他一道堕落。
年少的他也曾眷恋过这样的温暖,可美梦和幸运从来不属于他。
为什么还要来妨碍我呢。


他冷漠地想着,那么我更过分点又会怎样。


那少年就像个不知疲倦的小太阳,连头发都是灿烂的金,在阴暗的洞窟中仍倔强地维持着一抹亮色。

冰凉的蛇躯与他接触久了,竟也被暖成温热。

似是有些不满的皱皱眉,佐助抬手解除了通灵。金发少年骤然失了支撑,便要直接软倒下去,却在下一刻被轻柔地拥入怀中,靠坐在岩壁边。

往日里吵吵嚷嚷似乎永远有用不完的精力的人闭上眼睛安静下来,少有地流露出些许脆弱和疲惫。

他注视着友人沉睡的面容和眼下的青黑,黑沉的眸色中闪过诸多复杂情绪,最终归于一片漠然

“不要再靠近我了。”


 

昏沉间似是听到有人在耳边低语,他分辨不出那是何等含义,却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抽噎。

有人离去了。不知多久后,又有更多的人迅速靠近。窸窸窣窣的衣料蹭动声和交谈声中,安静的洞窟逐渐变得吵嚷起来。

“找到鸣人了!在这边!”

“鸣人!喂!鸣人!”

“鸣人!快起来!真是的…怎么会在这种地方睡着了。”

 他有些烦躁地翻身揉了揉眼,嘟囔道:

 “别吵我…sa…sakura酱??”

这下他彻底清醒了。

看着同伴一个激灵跳起来慌张地对自己上下其手,一会儿摸摸脸一会儿揉揉肩膀,最后拉开外套往里看了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声念叨着“还好衣服没有破”后就呈放空状态一动不动了。樱发少女额角的青筋欢快地跳了又跳,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拳砸在了金发同伴的蠢脸上:

“开什么玩笑!!!”


身上是清爽的,并没有什么粘腻的异样触感。但后颈处的疼痛和尚未完全愈合的印记昭示着方才的一番缠绵并非尽是幻术使然。他委屈地抱怨着“小樱打人好痛!”心里已转过几番思索,拒绝了医疗忍者的身体检查后面色如常地开始收拾行装。

 银发上忍笑眯眯地看着学生们打打闹闹,视线触及某处,忽地滞了滞,又不动声色的挪开。


和佐助之间变得暧昧不清的关系让鸣人有些无所适从,但当他整装待发之时,依然露出了与以前的每一次别无二致的,一往无前的笑容。

“卡卡西老师!回去就教我修炼新的忍术吧!下次我一定要赶上佐助才行!”

“嘛…体谅下老师也是需要休息的呀。”

“喂喂!你所谓的休息就是看小黄书吧!”

众人交谈着离去,无人留意到身后一尾细小的白蛇在草丛中探了探头,又无声息地游走开了。

 


end.


小剧场:


《村草教你如何具体有效地拒绝朋友卡》

 

宇智波佐助先生表示如果对象是个把友谊地久天长当做人生信条的吊车尾的话。

不存在的,不然他怎么会收朋友卡收了那么多年。

对此当事人回应表示:讲道理,朋友卡明明是你先发的!


九喇嘛:mmp我招谁惹谁了!吃我尾兽炮连弹!



哈哈哈哈其实打算用这个标题的!但是阿来来强烈建议用我给文档取的直白备注我就用了,不够辣没敢写上白蛇.gvi,感觉像标题欺诈!(现在也是

因为一开始就是想写白蛇捆绑而已,二哥的忍术真的好多都特别s啊感觉有很大开发空间产出佐鸣特色车!忍会玩!

本来踌躇满志想一日超英赶美发个卫星车,结果剧情和前戏写着写着自己就进入贤者时间了差点想直接拉灯(你走

不过写完挺满意的!溜了溜了


 


评论(16)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