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寄鹤

暖你一千岁。
佐鸣双担,他们有那么好TAT
是个鸣厨。
考研ing,我会永远喜欢他们的w

【佐鸣】情敌从中作梗了无数次一次他没有

#玫瑰梗

#原梗地址

#20岁的朋友,12岁的恋爱ღ( ´・ᴗ・` )
看多了游刃有余的二哥,想写写忐忑笨拙的二哥

私设鸣人四战结束就成为火影了w
ooc,真的ooc,但是我想写
比心 @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听说了吗!风影大人要去木叶进行村事访问了!”

“哦嚯!坐等我cp发糖!你说风火这次能联姻成功吗!”

“以他火七代目感人至深的低情商,怕是悬。”
“也是……君不见那谁都离村出走好几次了七代目的朋友卡还是照样发。”
“…总之这也是我们的机会啦!风影大人,加油啊!”


“……”
走在街上也被兜头砸了个朋友卡的宇智波佐助心情不太好。
他恰好游历至风之国,念及此处离木叶不过两日路程,便打算回去看看,顺便给整日抱怨自己要闷死在办公室了的鸣人带点手信。

并不是来观察情敌动向的。

他记得鸣人喜欢植物,询问了砂忍培育植株的基地便一路寻去。
行至半途,他为一片热烈的红所吸引,停下了脚步。
负责这片花田的是一位女忍者,注意到青年的停伫,便上前来介绍:
“四战结束后,忍界迎来了和平,我们也有了更多生存方式可以选择。我拥有水土两种属性的查克拉,所以被忍村派来培植花卉。”
“忍者本是应当隐藏自己的感情的,但是喜欢的心情,是无论如何都要传达给对方的呀。这种从海外引进的花叫做玫瑰,人们常用它来表达爱慕之情。如果不能开口的话,就由它来代为传达吧。”
无意发现情敌恐要搞事情,觉得是时候要宣示主权了的宇智波闻言点点头:
“请把那支给我。”
少女剪下沾着露水的花枝,又细心地绞去其上的尖刺后递给他:
“赠一支是情有独钟的意思。对方如果收到花,一定能明白您的心意。当然如果加上一句“我爱你”自是更好的。”
半开玩笑地如是说,少女偷瞄着青年英俊的侧脸,又鬼使神差地感叹了句:
“能被您喜欢上的女孩子,真是非常幸运呢。”

然后她看到黑发青年垂眸将花枝与怀中有些残旧的护额束在一处,神色有一瞬的温柔。
“我可能比他更幸运吧。”

 


宇智波佐助不后悔当初拒绝了漩涡鸣人的挽留毅然选择离村游历。

离村方知天大地大,情敌遍天下。


下忍时期的佐助深谙先来后到的道理,早早地在当时还人嫌狗憎的,名为漩涡鸣人的未来海景房前挂上了“私人圈养,想都别想”的牌子。
没想到他的小狐狸安分呆在木叶,竟然还可以神通广大地伸尾巴出去勾勾缠缠。

近至本村日向,远至三日月岛的王子殿下;横有鬼之国的天才巫女,纵有楼兰已载入青史的英明女王。涉猎极广,男女通吃。

他自以为不十分稳固也绝不会出大事的后院何止是起火,火势之剧怕是宇智波斑的豪火灭却才堪可比拟。

而现任风影我爱罗因为年少时的一段孽缘自然成了情敌中最强劲的一个。

 

 

砂隐村土地贫瘠,但在极具商业头脑的现高层带领下,俨然成为了五大国中的一匹黑马。

不仅靠出口沙金就能维持生计,还秉承可持续发展原则大力发展旅游业。自风影全忍界皆知的好友漩涡鸣人接任七代目火影后,两村同盟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今天砂忍举行个沙雕文化祭邀请火影去剪彩,明天木叶开办个进口商品交易会邀请风影来参观。

风影本人更是凭借地缘上的邻近三天两头地往木叶跑,
仿佛一村之影是个闲职似的。


前些日子还在风影广场前立了个漩涡鸣人的巨型雕像,美其名曰纪念风火之间的革命友谊万古长青。

革命友谊,谁跟你是革命友谊。居然借官方名义建他影手办,简直居心叵测!

只是暗地里再怎么咬牙切齿,宇智波佐助的身体还是诚实地背叛想法走到了雕像前,甚至请路人帮忙留了张合影。

吊车尾吸引情敌的灿烂笑容,同样也吸引着他。



回村用了两日,不过于急迫也不显得怠慢,行至村口时恰好碰上返程的风影一行。

我爱罗看到佐助友善地笑了笑:

“一乐的拉面味道很好。”
高傲的宇智波对此等貌似挑衅的行为不屑一顾,并在心里翻了个写轮眼*。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在鸣人那的进度条到了哪里,但还是怀着一种“本攻一日不死,你们都是妃子”的理直气壮,高冷地哼了声:
任好感度刷得再勤,鸣人一句“我们是朋友啊”照样能让你卡在99.9%!
……真是血与泪的教训啊,宇智波大人。


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刻意,他没有选择回家修整,只是稍微整理了身上的披风和有些凌乱的发型便推开了火影办公室的门。
见到久未逢面的好友,现任七代目开心地从办公椅上跳起来,圆圆的蓝眼睛亮晶晶地扑闪着,像是献宝一样捧起一大束玫瑰给他看:

“嗨!佐助!我爱罗说这是沙隐新培植的鲜花!你看是不是很漂亮!”

他回想起路遇风影时对方意味深长的眼神。
…什么苦情男二人设!狸猫尾巴都翘到面前耀武扬威了好吗!

也罢,让你们知道谁才是最特别的那个。
于是我们的七代目眼见着好友勾起一抹自信的笑,以最为帅气随意的姿势抽出精心挑选的花束,
却仿佛被正面怼了个千鸟流一样僵住了。

原本娇艳欲滴的玫瑰在漫长的路途中已蒸发去了表面的水分,脆弱的花瓣也多出不少划痕,无精打采的蔫耷着。不再光彩照人,也不够美丽。比之现任火影怀中张扬盛开的同类们,更是相形见绌。

佐助不动声色地掩去心下失落,只觉自己的心血来潮愚蠢至极。

眼下天时地利人和半点不占,他甚至想转身就走。

 

‘但是喜欢的心情,是无论如何都要传达给对方的呀。'

“啧……”

他既抢占了先机,任谁也别想他拱手相让。

 

“吊车尾的,你……”

他像很多年前那个向同伴递出便当的少年一般,将满腔情意递向一脸懵懂的心上人,却别扭地偏过头:

“喜欢我。”

喜欢我,好不好。

 





End.



小剧场:

 

收到玫瑰的七代目kirakira地闪着水汪汪的蓝眼睛十分感动地飞扑过去:太好了佐助你终于认可我们深刻的友情了我也最喜欢你了嘚吧哟!

然后被恼羞成怒的朋友按住狠艹了一顿。

优秀的写轮眼继承者当时心里顾着打波动拳没注意到我爱罗的花束上插了个小卡片写着“祝愿友谊地久天长”

风影后来表示虽然我不可能拥有他但是在撮合的时候出一口恶气是必须的。


*翻了个写轮眼的梗来自大炮女神

 


评论(40)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