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寄鹤

暖你一千岁。
佐鸣双担,他们有那么好TAT
是个鸣厨。

《守护人》叶蓝的抗日PARO大纲。

qaq哭了粗来……

佛心蛊:



 


用这个庆生被打死


BGM:《多情种》


幽幽听风声 心痛
 回忆嵌在残月中
 愁思暗暗生 难重逢
 沉醉痴人梦 


http://www.xiami.com/song/1771724934?spm=a1z1s.6843761.226669510.8.iWxY3s&from=search_popup_song






约么是在抗日时期,一九四二左右,滇缅公路被封,抗战物资无法送到内地,然后当时的国军就组织了民间商队,各种民族都有,通过茶马古道,运送物资。


彼时民间商队有各个民族的,彼此长年累月竞争,关系相对复杂,要他们一起冒着生命危险共同运送物资,并非易事。


抗日的严峻形势下,国民党派遣出许多工作组在其中调和商队关系,给运送物资做情报运送和火力掩护等。


叶修就是其中一个工作组的负责人。


他是主动请求担负这个工作的,因为他本身即两个少数民族贵族之间联姻所生下的孩子。


曾经被送到外地读书的叶修,在眼光开阔之后,选择了抗日的道路,没有继承家业。


这次的战场在自家的地域,他必须回来挑起责任。


蓝河则在工作中与叶修因为配合而认识。


蓝河本是代号“蓝雨”工作组的成员,父辈是清末被送到英国留学,而后移民居留国外的中国人。


因为对祖国的怀念,父亲让蓝河回国读书认亲,在对中国和中国文化的热爱之下,蓝河进入军校,成为国军一员。


叶修总是喜欢调侃蓝河,又爱欺负他,丢一些本来不该他负责的事让他做。蓝河对叶修不满,却又意识到叶修这个人对祖国和故土的爱,以及他强悍的能力。


在无数次的对敌战斗中,叶修的能力给蓝河留下深刻印象。


蓝河在茶马古道上吃尽苦头,险些掉落悬崖,叶修抓住了他。从那以后,他经常会被这个男人握住手。


渐渐地,两个人有了别样的感情,在走过艰难的时段之后,叶修和蓝河走到了一起。


因为对国民党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失望,叶修加入了共产党。


蓝河仍然留在国民党,叶修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蓝河是个性情温和却骨子里有根性的人。


国共之战,国民党败北,新中国即将建立。


蓝河家人心急如焚,蓝河离开中国。


蓝河对叶修不舍,叶修告诉他,等形势安定了,他会去找他。


因为立场对立,蓝河希望叶修离开,却也知道他对家国的挚爱,否则当初叶修也不会放弃继承家业而走上抗日之路。


他爱这样的男人,就不得不在这时一个人离去。


然而国内的情况并没有好多久,在新中国建立之后,解放各地推翻农奴制开始,叶修一族都成为打击对象,叶修以军功保护家人,却也再没有余力离开中国去寻找蓝河。


在英国的蓝河,因为故旧关系全部是国民党,也失去了叶修的消息。


八年后,蓝河得知叶修的消息,准备离开前往中国,此时,大陆形势严峻起来,开始了左倾路线,对外国人士也开始严谨和排斥。


蓝河无法前往大陆,叶修也再度失去消息。


蓝河期待盼望多年,拒绝家中安排的婚事,但最终在文革开始后不久,知道叶修的死讯。


蓝河放弃了守候,结婚生子。


一九八二年,蓝河家的旧址收到一封来信,是叶修的养子邱非所写,希望代替养父寻觅过去的战友。


知道叶修没死的消息的时候蓝河疯了一样要回中国去。


借着改革开放,蓝河终于回到了大陆,见到了备受折磨却活下来了的叶修。


他眼前是一个头发全白,笑颜晏晏的叶修。因为受过苦,手拿烟卷都拿不稳,坐在院子外的槐树下,看着他乐,然后开口叫他,“小蓝河啊——” 


叶修就这么叫着他,就像很多年前带着马帮走在极危险的悬崖边,这男人伸手过来拉他,笑嘻嘻说,小蓝河啊,怕了吧。


蓝河记得自己说,我他妈才不怕。可是叶修在眼前了,他忽然怕了,眼泪就下来了。


叶修说,看着我们都老了,没几天好过了,你就不能让我高兴着点嘛。然后,就在一起过了些日子。


叶修到底没成婚,领了几个孤儿养大了,都挺出息。因为改革开放了,当时都过得辛苦但富裕了。


蓝河问他你为什么不结婚。


叶修笑眯眯说,你想我去祸害谁啊?


叶修这么聪明,对于自己的身份,曾经做过国民党,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但是他毕竟根在这里,所以留下来。


他明知如此,又怎么会去结婚,祸害别人呢。况且他心头有蓝河。


叶修就笑着说,我都没去看你,已经对不起你了,就别对不起别人了。


蓝河就说,可我结婚了,有老婆孩子。


叶修就笑着,捏着烟,被打折过的手一直颤,轻轻说,“小蓝河啊,那是因为你没有对不起我呀!”


为了祖国,族裔,叶修没有跟着蓝河走,这么多年,他能活下来,就是觉得,对不起这个人,想着有没有机会,再见一面。多少次牛棚里生死关头,就想着,还有一个对不住的人,不能这么死,却也不后悔。因为,到底看见这个国家兴旺的曙光了,还见着了蓝河。


老去的叶修跟蓝河开玩笑说,你娶妻生子过得好,我就安心啦,没白活下来啊!依旧是那么笑嘻嘻地。


蓝河的签证,时间眼看要到了,蓝河说我往后再来看你。


叶修笑眯眯说,好啊,英国有什么好儿给我带点嘛!


蓝河说,都带给你啊,你等我回来。


叶修说好啊好啊!


蓝河说你还要什么,叶修伸手抓住他的手问他,你能多留两天嘛。


蓝河就说,我去让人改签。


那时候挺困难的,反正要走不少程序,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叶修就笑说算了嫩麻烦呢!


蓝河心里哪里舍得?可他和他毕竟也不是当年了。


蓝河就跟叶修说,晚上咱们多说说话吧!


所以那天晚上,是睡在一起的。俩老爷子,前缘已去数十年,也就是说说话罢了。


后来蓝河困了就睡了,快睡了之前听见叶修说,小蓝河啊,我好像又要对不住你了。


蓝河也没太在意,太困了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叶修在旁边睡着,却再也叫不醒了。


之前叶修说没几天好活,并不是开玩笑说自己年迈,而是,病入膏肓。等不到你再回来了。


蓝河到底没能等看到叶修下葬,因为他得马上走,时间问题。


那一年,茶马古道上,凌冽寒风里,一脚踏错就能掉下悬崖的时刻,那人伸过来的那只温暖有力的手,终于在这一世放开了他。


蓝河在回英国的飞机上,颈上挂着一串狼牙的项链。


 


叶修在护送商队时送给他的。


 


一戴就是大半辈子。


 


那男人戳在他眼里,进而戳在他心里。


 


一个对不住他的男人。


 


只是,他却那么的爱他。


 


“咱俩之间,还说什么对不住呢?”


 


蓝河抚着狼牙项链,泪如雨下。



评论(4)

热度(53)

  1. 独孤寄鹤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
    qaq哭了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