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寄鹤

暖你一千岁。
佐鸣双担,他们有那么好TAT
是个鸣厨。

【剑网三/花羊】鹤(上)

hhhhhh裴元萌萌哒

楚白夜Shiroya:

七夕小文,甜饼,写着搞笑玩儿的


绝对没有任何黑门派的意思


运气好但愿明天完结吧……


==============================================







 


离经在仙迹岩捡到一只鹤。


 


那只鹤已经很脏了,看上去就像蒙着一层灰,不过头顶上的那一点丹红还是挺显眼。蹲着挖了半天草药的离经拍了拍自己酸麻的大腿,把鹤从地上揣进怀里好好检查了一翻,没看到有什么伤口。他估摸着这鹤不是饿着了就是累着了,于是抖了抖衣服上的泥土,颠儿颠儿地把鹤抱回了自己的屋子。


 


脏兮兮的离经和脏兮兮的鹤。


 


他给鹤喂了点清水和小鱼,又把鹤丢进落星湖里洗了个澡,鹤终于变回了原本的容貌,叉着两条大长腿站在湖边,伸出长长的脖子去蹭离经温暖的手掌。


 


离经嘿嘿一笑,一巴掌拍上鹤的屁股:“还挺有肉,连煮带炒还能再多点儿风干留着过年。”


 


鹤用漆黑的眼睛着他看了几眼,然后长唳一声,迈开两条腿追着离经跑了半个晴昼海,终于被突然转身的离经抱住了脖子。


 


“可别再往前追了,前边有狼。”


 


离经温暖的手掌放在鹤修长的颈子边,鹤眨了眨眼睛,盯着离经看了一会儿,然后将脑袋埋进了离经的怀里。


 


于是鹤就这样在离经的屋子里住了下来,跟离经的徒弟离小经一起。对此离小经意见十分大,原因是自从养了这只鹤后,每顿饭都会看到一盆鲜鱼汤。离经还特意为鹤添了一张新条凳,鹤就蹲在条凳上,与师徒二人共享一张八仙桌。


 


鱼汤好喝,但也不能天天喝,离小经苦着一张脸,把自己的鱼汤统统倒进了鹤的碗里,然后用筷子指着离经:“师父,我不要喝鱼汤,我要吃红烧肉!”


 


“别闹,交易行的五花肉那么贵,怎么买得起。”


 


“那也不能总吃鱼!”


 


“落星湖那么多鱼,这叫做叫资源利用,啧,小孩子懂什么!”


 


“啊呸!你怎么不讲究点可持续发展呢!”


 


离经没再接话,只是很淡定的啃着一块稻香饼。


 


“你……你信不信我把你的鹤给吃了!”


 


离小经站到了自己的旧板凳上,双手叉腰,争取在气势上获得胜利。


 


离经瞟了鹤一眼,后者完全不为所动,用长长的喙在汤里挑鱼吃。


 


“嗯,吃吧。”只要你能斗得过它(的嘴)。


 


受伤的离小经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样的师父弄得愁白了头,他坐在屋子高高的房顶上,惆怅了一整天。


 


离经是个孤儿,自幼没有父母,从记事开始,便是住在万花谷里。他师父当年是个挺有才华的人,青年才俊,根骨也好,双修离经易道和花间游心法,样样都是精通。等他把离经拉扯到十来岁,心里觉得这孩子也能照顾自己了,便选了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飘然而去,留书只用标准的颜真卿体写了一行话:吾恨不能以浩气之身战死!


 


其实真的有点中二,但是离经没说出来,也找不到谁能说,他只是一个人在三星望月站了很久,望着眼前茫茫白雾,想了很久的心事。


 


离经那个时候的心情,不得不承认有点孤独。


 


有点,而已。


 


不过现在不一样,一年前他收了离小经这个徒弟,现在又捡到只鹤,屋子里倒也真的热闹起来,虽然多半是离小经在和鹤拌嘴,一个人言一个鹤语,听着也没有十分惹人烦。


 


离经的心也跟着热闹了起来。他背着自己药篓子去落星湖捕鱼,每每遇上考核新人的裴元师兄,顺走得桃子也从两个变成了三个。


 


裴师兄疑惑:“离经,你这多出来的桃儿是给谁的?”


 


离经答的理直气壮:“前几天捡到的一只鹤。”


 


裴师兄:“桃儿是给人吃的,你还怎么给鹤吃?”


 


离经:“师兄你不知道,鹤是会吃水果的。好不容易捡到一只鹤,总得给它吃点好的。”


 


裴师兄顿了一下:“……你为何对一只鹤这么好?”


 


离经认真的想了想:“大概因为它有两条大长腿。”


 


其实离经的意思是,因为鹤有两条大长腿,那么细,总让人害怕它撑不住。但是裴元师兄不能理解离经语句上的精简,他只以为这中二病是师门传承的,还没有药能够治。如果以后离经再捡些奇奇怪怪的活物回来,新人考核就得直接剔除桃子的选项了。


 


深秋将至,寒叶飘零,洒了裴元一脸。 



评论

热度(27)

  1. 独孤寄鹤Shiroya.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裴元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