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寄鹤

暖你一千岁。
佐鸣双担,他们有那么好TAT
是个鸣厨。
考研ing,我会永远喜欢他们的w

【全职高手】【叶蓝】《给我你的手》(上)

_(:з」∠)_哦哦哦哦哦!

佛心蛊:



#私设是满墙乱爬的小壁虎

#OOC今日也吃下了三碗的份量。

#甜



坐在飞机上,旁边是个打呼噜的胖子。

蓝河的眼凝视着手里的报纸,游戏相关,胖子找他借来看,只知道是荣耀,却看不明白那些谁谁和谁谁,于是轰然睡去。

人都有个圈,圈内的是风云迭起,圈外看来不过是浅水池塘。

以游戏为业的人,怎么可以不认真成自己这样?

 

战队都有人来问了,虽然只是一提。春易老跟他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下情况和自己的回复。

“个人原因。”

大春是个实在人。

“本想说都是因为叶神。”

说到叶修,哪怕春易老也会多几个字。

 

春易老的心是好的,他只能联想到是因为君莫笑在游戏里翻波起浪,其实这样也够了,他无需明白其中那些细节问题。

有的事,只有蓝河知道。

正如他心中那种日积月累的累,除了你的心,谁还会明白这种感觉呢?不过,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报上有叶修的照片,并不是很大,倒是旁边包荣兴有个特写,帅气的小青年,虽然从来不靠谱,但是人气很高。

报纸粗糙的纸质让叶修的脸看起来模糊,不过他实在是从以前到现在都没什么商业价值,虽然现在经常露脸,却也让媒体爱不起来。

叶修……

蓝河的拇指磨过报纸,指腹下是叶修迷迷糊糊的脸孔。

 

“休假?你?”春易老接假条的时候很惊讶,蓝河不是职业选手,但对任何战队来说,公会的工作人员都是非常重要的。

蓝桥春雪固然被后来者奋起直追,但其实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撼动蓝河的地位。派他到第十区就是明证,不过是调节内部矛盾的方式。明降暗升的蓝河,是蓝溪阁的倚重,技术过硬虽然是重要的理由,但更重要的是蓝河对荣耀有爱。

 

游戏人人都会玩,有爱长嘴就能说,当真要数年如一日反反复复带队下副本抢BOSS干这些枯燥无味的事,还得分神出来调教小白普及知识安排人手说服成员?

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应该说,只有少数人可以到这等地步。

蓝河正是这样的少数人,有实力,有能力,有态度,兢兢业业,乐在其中。

所以他要请假,比春易老请假都让人惊讶。

 

“去H市?”春易老说请客吃饭,其实是有话要问。

“嗯,看看。”蓝河两个手指挟着一杯意式黑咖。冲这一点,比喝香草拿铁的春易老成熟二十倍。

 

 

只是想看看。

看看……某个人。

保姆两个大字从脑子里跳出来,蓝河一把抓紧了报纸,胖子似被惊动,但吧唧吧唧嘴转过身又睡着了。

用什么心情给自己起了那样的注解呢?哪怕只是个小号……后来也跟人稍微吐槽这样的名字,结果大家纷纷表示,游戏里常见的了,保姆和保父也差不多,牧师不管号是男是女,被叫奶妈的还不是遍地走?

老子是男的,滚滚滚!

 

总是被自己喊滚的大神……这世上大概也就这么一号了。

身子一沉,机舱内响起空中小姐温柔的提示声,飞机即将着陆,请大家做好准备。

 

准备什么呢?

但心情究竟是有点些微地紧张起来,很快要跟某个人站在同一块地面上,呼吸同样的空气……

蓝河有点纠结,就算是这样又怎样?有什么改变吗?大神到底是大神,而自己是游戏中一个被他抓来做苦力的帮工。

就是这样了。我只是作为杨白劳来看黄世仁……呸呸呸,是那家伙欠自己的,自己才是黄世仁……呀……到底是什么?

叶秋也好叶修也罢,一叶之秋还是君莫笑,其实没有区别,都是耍赖无耻没下限……好像除了没下限前面两个也没怎么发作的样子,除了把自己这个卧底当民工用……

蓝河乱糟糟地想着,背着瑞士军刀的双肩包排队走下飞机,又上了机场摆渡车。

没带什么行李,男人出行总是方便的,况且也没打算呆太久。

 

是荣耀暂且休战的冬季,H市的空气更冰和湿,蓝河打了个喷嚏,等行李的胖子和气地问候了两句。

小哥打算去哪儿啊?胖子自来熟。

去看个朋友……蓝河边走边挥手。

算朋友吗?应该是算不上的。蓝河边走边摸出手机,现在技术进步,在飞机上已经可以开手机的,但是起飞和降落时还是要关掉。

蓝河直接关闭了,其实知道他行踪的人只有一个春易老,而这个人是不多话也不多事,关掉手机其实可能只是因为某种诡异的心情。

他是真的打算,只是看看叶修。

兴欣发展到现在,驻地和战队所在的网吧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甚至有不少记者四处调查过。而叶修的脸也已暴露得很彻底。

况且,他有特别地注意过,如果看见,应该一眼就能认出来。

 

蓝河朝机场出口看去,一群人正站那举牌子,花样多一点的弄了块全息屏幕名字闪闪发光的都有。

忽然,他看见熟悉的身影,不高不矮的个头,手里拿着张A4纸,上头黑乎乎地写着蓝河的字样。

怎么可能?

转身,站到一块屏蔽墙后。

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蓝河打开看见一条短信。

发送人:春易老

短信内容:H市你没去过,我叫叶修来接你,接他电话!

 

你妹!

蓝河泪流满面,说好的不多事儿呢大春?

 

蓝河想起那天喝着香草拿铁的春易老,的确曾经问过:“你不会被人拉去做传销吧!”这样的问题和“看着你就很善良,飞机场火车站旅馆宾馆骗子有点多。”这样的问题。

 

那也不用真叫叶修来接啊!像话吗?他只是想远远的看看而已啊!用不用这么大阵仗?叫荣耀教科书来机场专门跑一趟?

啊啊啊啊啊……

 

蓝河从缝隙张望,叶修也在人群中张望,虽然肯定他看不见自己,但蓝河还是又理所当然地纠结了。

别人专门来接你,你是出去呢出去呢还是出去呢?人家好歹是大神,当真要晾着他?

正这时,叶修低下头,随后蓝河的手机响了。

 

未知来电:XXXXXXXXXX,H市电信。

 

我去!蓝河手一抖,关机。

 

 

待续……

评论

热度(103)

  1. 无景无心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
    好太太的叶蓝!!!!!啊啊啊啊啊啊(跑圈去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