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寄鹤

暖你一千岁。
佐鸣双担,他们有那么好TAT
是个鸣厨。

剑道剑TAG

_(:з」∠)_好萌

黄嘉烈:

1.危险信号

“叶长歌,来战!”

“顾昭颜,你烦不烦?”

叶长歌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好,他刚做完美人图出来,身上好像还有那种黏腻腻的脂粉香气,他今天给仇赛赛画画像没有画好,因为最近好像没有看到顾昭颜了,想到此节他便有些失神,回过神来画纸上的人柳眉杏眼,栩栩如生,可惜怎么看都是个一袭道袍的男人。

仇赛赛很生气,但仇赛赛什么也没说,讳莫如深,她这样,叶长歌反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走出好远还觉得背上一阵发凉。

后来就开始发热了,大概是仇赛赛和他接触时抹到他身上的,叶长歌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觉得又是无奈又是难堪。

——宁得罪君子,毋得罪女人。

他如今只想快点回家一头扎进西湖里,偏偏走到半路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二人许久不见,顾昭颜一开口还是这句话。

他们已经切磋过三十七次,顾昭颜赢过十次,这次他回去好好闭关了一番,自信自己一定能打得叶长歌毫无还手之力。

“我今天不和你打,你快滚。”

对方却毫不识趣,上前来拍拍他的脸,“你怎么了,脸这么红,看到我不好意思?”

忍无可忍。而且叶长歌彼时的忍耐下限不比寻常。

他狠狠自身后拔出重剑,顾昭颜微微错愕,没想到叶长歌一上来就重剑了,对方往日里总要用轻剑先循序渐进的戏耍他一番,最后再用重剑一击致命。

“见过我拔出重剑的人,都已经死了……”叶长歌还很有气场的说了一句台词。

顾昭颜有些紧张,“你……你耍赖……”

“谁准你……一开场就上重剑——啊!”

顾昭颜话还没说完,叶长歌的大风车就犹如旋风般以摧枯拉朽之势旋转过来,转眼间,顾昭颜就被他和那把死沉的重剑死死压制在身下。

“嘤,不算,你耍赖!”

“我说了,见过我的剑的人,都已经死了……”

顾昭颜这才后知后觉出对方的不对来,叶长歌靠在他的耳畔说话,吞吐出的气息好像异常的炙热沉重,柔软的唇有意无意擦过他的耳垂。

身下好像也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抵上了他的大腿。

“本少今天干死你!”

就是顾昭颜也脸红了,结结巴巴的,“流……流氓!”

2.吻痕

叶长歌昨晚反复跟顾昭颜耳提面命,他的表妹明天就要来看他了。

对方是如何如何一个大家闺秀,如何如何美貌动人,如何如何贤良淑德。

对了,他们小时候还订过娃娃亲,虽然只是几句酒足饭饱后的玩笑。

后半句话叶长歌没有说出来。

最后他满意的欣赏着顾昭颜阴测测的表情,不过顾昭颜什么也没说,只是多喝了几杯酒。

奈何他忘了自己是个一酒三步倒。

顾昭颜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叶长歌就在心里默数,一、二、三……顾昭颜应声倒下来,一张脸涨得通红,目光也是一片醺然。

“昭颜?昭颜?”

顾昭颜全无反应,一幅任君采撷的样子。

叶长歌自然就毫不客气了,后来顾昭颜被干得微微清醒过来,脑子里却还是一团浆糊,叶长歌躺下去,试探着要他自己坐上来,他还真的乖乖坐上来了,叶长歌要他动,他也乖乖的动,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呻吟与哽咽。

——太、爽、了!

叶长歌在心底狂笑,他今夜前所未有的满足,只做过这一次就揽着顾昭颜睡下了。

孰料半夜的时候叶长歌就被顾昭颜的动作弄醒,醒来发现自己的双手都被发带绑在床头,嘴也被一条发带封住了,顾昭颜的一双眼睛在黑暗里幽幽的看着他,对方显然还在酒醉中,却尽情释放出了另一种人格。

“你不是要见你的表妹么,我干完这一次,明天我就走了。”

“是这个地方么,好小,要怎么进去?”

“你里面好紧……”

叶长歌几乎要吐一口血出来,他们两个流氓虽然常常互相调戏,但顾昭颜只是生性跳脱无赖,表里不一,他自小生在纯阳,感情上一片白纸,每次来真格都会脸红——所以他何尝来过真格?!叶长歌怎么也没想到这次他还真的来真格了,顾昭颜说这些话,他又气又急,一边却还有些自己也不愿承认的羞赧。

顾昭颜隔着一层薄薄的发带来亲吻他,最后连发带都被濡湿了,顾昭颜索性扯下发带,叶长歌立即破口大骂,却又止不住呻吟,“姓顾的你给本少等着!早知道老子干死你!你他娘的!呜……”

叶长歌翌晨醒来,顾昭颜还抱着枕头一脸餍足的酣睡,像只无害的小羊仔,他隔空冲着对方的脸举起好几次手掌,最后都没落下去,外面的人在通报表小姐来了,叶长歌只能捂着屁股走出去。

他没有看到,他走后,顾昭颜立刻睁开眼,狡黠的笑了笑,像只偷了腥的猫。

叶长歌带表妹在藏剑山庄里逛了几圈,对方一直红着脸,目光也躲躲闪闪的。

叶长歌心下一凛:不好,她不会真的暗恋我吧?!

他的目光里便带上了探询与不解,表妹看了看他,欲言又止,最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锁骨。

叶长歌下意识低头去看自己的锁骨,他一身破军,衣领大大敞着,是昨晚顾昭颜准备好,给他放在床头的。

锁骨上赫然有一个颇为显眼的吻痕。

我说昨晚他怎么老啃这两个骨头,跟小狗似的。叶长歌这才幡然憬悟过来。

“顾!昭!颜”

叶长歌气势汹汹的回到屋里,却是人去楼空,只收获到顾昭颜的离家出走留书一封。

“你既然要和你的表妹双宿双栖,那我们就好聚好散吧,我去长安天都镇临水街十二号了,不用来找我。”

对方俨然还是一幅很委屈很BLX的语气。

好你个顾昭颜,好你个先发制人!

叶长歌继续气势汹汹的去取马了。

3.背对背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不能轻易将后背示于人。

“我说你们藏剑的这把重剑还很方便,往背上一背,就把命门遮住了。”

叶长歌的后背不止可以给这把剑,还可以给顾昭颜。

虽然对方是个流氓无赖痞子……省略一千字,不过他偏偏就是他唯一可以把后背交付的人,真是……没救了。

顾昭颜闻言也只是伸手拭去唇角的血,挑唇一笑,“彼此彼此。”

两个人的后背抵在一起,面向包围他们的千军万马,四面楚歌。

“逆徒,还不把书交出来!”

“不就是一本龙阳双修么,你和二师父都练过了,至于这样么……”

顾昭颜不甘的碎碎念了一句。


评论

热度(6)

  1. 独孤寄鹤嘉烈 转载了此文字
    _(:з」∠)_好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