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寄鹤

暖你一千岁。
佐鸣双担,他们有那么好TAT
是个鸣厨。

【全职高手】【王杰希X江波涛】你的眼睛 (魔性CP短篇一发完结)

啊啊啊啊阿蛊太太太棒!义无反顾买了安利!小江的心情简直太懂qwq温柔的大眼嗷嗷嗷…

佛心蛊:




#魔性CP谁萌谁知道!


#冷出新零下温度,掉基友指日可待


#OOC一个NEW 世界!!!_(:зゝ∠)_


#有酱油周翔


 @靴下猫腰子 亲,你的脑洞!(不,是你的脑洞




——————————————————




王杰希的眼睛是不对称的。


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叫他王大眼已经没人记得了,但是王杰希从来没有因为这个称呼动过气。


江波涛记得王杰希就是因为这件事,有人当面说出王大眼这个外号,王杰希只当没听见似地从旁边轻轻晃了过去。


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是十足体贴。


因为江波涛看见王杰希在被别人发现之前眼睛扫了这边一眼。


如果过去打招呼,难免尴尬,不如当做根本没发觉对方存在,甚至,没有嘲弄式的微笑。


这和江波涛不同,如果有人非议他,他一定会笑盈盈地迅速反击回去,夹杂着让人仔细一想就会欲仙欲死的垃圾话。


 


王杰希有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压根不是来玩荣耀的。


竞技游戏里争夺上游尚且来不及,很难有人做得到面面俱到地妥帖。


哪怕,身为队长。


 


周泽楷就是这样,他永远第一时间冲在前面,这绝对不是什么错误,而是每个人的风格就不同。独善其身,在竞技中说不定才是最重要的,犹如雁群的头雁,破开气流才会让后面跟着的同仁省力省心。


但是这样的自我精进,就必然不容易兼顾团队。


偶尔大家会笑,如果喻文州手不残,他是否还会是一个如此优秀的战术大师。


 


命运总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公平,一个人的个人能力太杰出,那么不管主观还是客观都会希望他成为独孤求败。


连武侠小说里,武林盟主往往都是因为人缘上位而不是武功第一,所以,一个好的全明星选手,却不一定会是一个好的指导和老师,遑论还要顾及整个战队。


喻文州算是队长中的一朵奇葩,一般这种工作,很多是副队来完成,譬如张新杰,譬如他江波涛,总会担负更多战队内部的平衡。


 


江波涛对于王杰希这位前辈,在某个时间节点之前,抱持的是一种敬佩之情。


 


他本身的能力足够杰出,却选择了让自己逐渐暗淡,更多地去为了战队而奉献。


荣耀,并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江波涛的角度上,对王杰希的敬意,只会比其他人更深更多。


他并不否认自己是个自私的人,应该说,人都是自私的,即便是他,也未必能够做到像王杰希那样耗费大量心神在战队的调和与栽培新人身上,甚至要付出自身的名望。


更多的人,会因为在一个战队无法做到最杰出而转会,这才是常态。


所以,正因为做了别人做不到的事,王杰希才在荣耀职业圈中如此特立独行。


但江波涛是个不会轻易将真心话说出口的人,正如他对周泽楷的那种心思,从来也不会从唇边溜出一字半句。


敬佩,放在心底就好。


 


偶尔,他会对王杰希投注更多目光。


微草是看似平和却不能小觑的强大对手,有王杰希这样的大神牺牲自我来培养的战队,江波涛只会用更加认真的态度来面对。


真正的尊重,也是如此。


对于敌人,就是用最认真的态度,与之对战。


 


只是那一天,和微草比赛之前的战术会议上,江波涛在捡掉在地上的笔时,看到了孙翔和周泽楷在桌面下握着的手。


手指交叉的握法,很紧。


 


 


“其实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自私。”


江波涛对王杰希这样说,他坐在微草客场住宿的宾馆房间里,全包的沙发支撑起他有些无力的身体。


“我喜欢把什么都放在心里,人不会因为不曾说出口的话而受伤。”


他笑着,并没有眼泪。


 


江波涛是在比赛之后遇到王杰希的。


比赛中一切正常,就像他从来不曾目击到那个场景。


事实上他来到散场的赛场边坐在第一排椅子上望着空落的场馆时,他心中是充满庆幸的。至少,他还没有对周泽楷说出来。


没有说出来,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周泽楷有那种心思了。


周泽楷是那种不善言谈的人,准确说,他是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人和事都没什么好说,真正有兴趣的时候,他会说自己应该说的。


一开始解读周泽楷的心意,一方面是战队本身需要有一个代替周泽楷开口的人,另一方面则是他本身对揣摩他人存有兴趣。


在竞技中,心态是很重要的决定性因素,不然不会垃圾话漫天飞。


然而,渐渐地,当你读一个人太多,结果可能会有两种。就像你读一本书,慢慢发现不好看了,就放在一边。或者觉得太好看了,反复的阅读,珍爱地放进书橱,经常拿出来品味欣赏。


江波涛对周泽楷,是后面那种。


尤其是所有的人,不管亲近的,还是疏远的,都认为没有人会更懂周泽楷的心思之后。


 


周泽楷的沉默只有江波涛能够读懂。


这就让他有了不同寻常的期待,人总是希望自己是特别的,这种毛病时下被称为公主病,而江波涛觉得,自己对周泽楷的特别,总应该让自己的某种期望能够得到实现。


然而,交叉的手指让他在那一瞬间认知到,所谓特别,也只是限于某些范畴,比如一个能够代替队长说出符合他心意又让媒体满意的发言,而不是在爱和欲的领域之内。


特别的,只是出于自己的想象,和志得意满。


 


他坐在那儿,从观众的角度看着自己和周泽楷的虚像。


一个队长,和一个副队长。


仅此而已,再无其他。


对于周泽楷而言,也当如此,或者,加上朋友两个字。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周泽楷从未释放出某些会让人误会的言行举动。


所以他才一直对心中的自满守口如瓶。


 


就像一块逐渐死亡的依附在身上的肉块。


你知道那块没有希望。


却想要它仍然长在你身上。


因为如果承认它没有未来,就要下手把它挖掘出来,留下鲜血淋漓的伤口。


起码在那之前,自己身上还尚且完整。


 


江波涛平静地对王杰希说着。


比赛后带着队员逗留在轮回主场增加熟悉的王杰希,在发现江波涛之后让队员离开,他自己留了下来。


 


你看起来,有什么话想说。


王杰希在他身边坐下来,和他一起望着那个众人搏杀的舞台。


这时的江波涛用沉默回答了他,大家是对手,很熟,却也不熟。


熟悉的是对方的一切差不多都被研究透彻,甚至是起床睡觉的时间和一些小小的嗜好,不熟悉的却是即便知道对方那么多,却很少有赛前那些握手之外的相处。


 


最熟悉的陌生人,所以,也是交浅言深的好对象吗?


江波涛不知道为何会跟着王杰希来到他的房间。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王杰希说自己的想法。


那些没头没尾没前没后的碎片一般的感慨,连他自己都未必能确定听到的人会有什么想法,却莫名地笃定王杰希能够明白。


正如他笃定,周泽楷的眼中,没有他。


 


“自我欺骗挺没意思,但我就是这样的人。谎话说三遍就是真话,没有讲出口的就不是真相,对吗?”


江波涛保持着他的笑容,想起曾经有粉丝写来奇怪的信件。


他还记得内容,那女孩说:队长和副队好萌啊,队长不说话副队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求在一起一生一世么么哒!


附带一个╭(╯3╰)╮的表情。


“哈哈哈,队长,你看你也没女朋友,要不就跟副队吧!这世上也就他能马上知道你想什么了。”


有人起哄,而且是目所能及的大多数。


周泽楷的眉头,皱了起来。


一枪穿云风格的绝对威慑,很快嬉闹就变得静可听针。


 


无心对有心,怎么都赢。


有心对无心,必输无疑。



“我做副队,让我有成就感,我没有那样过分耀眼的天赋,但是其他方面我能够做得好,也是成绩,这让我高兴,我当然不会告诉别人这一点。”


“你呢?为什么去倾听那些可能远不如你的人的声音?人的心,总是想要有所得的。”


江波涛问着王杰希。


他不想再倾吐,他说得不多,却把烂肉挖了出来,血滴滴答答地淌着,很吵耳。


“因为我觉得累。”


王杰希用他不对称的眼眸看着江波涛。


“我会累,别人也会。我想让我在意的每个人都能轻松一些。”


“那很不容易。”江波涛讥诮地扯开嘴唇,“世界上没有容易却能成功的事。”


“所以,只是轻松。人生有时候,会觉得有走不过去的关卡,事实上等到将来回头,会知道那什么都算不上。”王杰希静静地望着他,“我只是想帮一些人跨过去,或许他们要的只是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我曾经希望有人给我这些,所以我也愿意给别人这些。”


他站起来,走到江波涛身边,伸手揉弄着他的头,拨乱他梳理得很好的头发。


“你很累吧!”


他对他说。


 


 


只是四个字而已。


江波涛对自己说。


只是四个字。


但是因为这四个字,他抱住了王杰希,顺着他的腰抚上去,吻他温暖干燥的嘴唇。


是的,很累。


很累很累,却不曾告诉过任何人。


期待有个人能够明白自己心里的想法的,是自己,而不是周泽楷。


 


“我很自私……”江波涛紧紧地抱着王杰希的腰。


“我可不可以认为,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因为我在你心里,有一些特别……”


这是他不曾对周泽楷说过的话,却对王杰希这样顺畅地问出来。


他大概疯了,才会说出真心话。


“我很累……”


王杰希的吐息轻轻地喷在他的耳郭上。


“我刚刚才说过这句话,我希望让人轻松,可我的能力也有个局限范围,只有我在意的人,我才有气力去关注。”


 


你的心事很多啊!波涛。


想说的话,我会听着,不想说的话,我在这里。


 


江波涛想问王杰希,从什么时候你开始关注我呢?


但是他并没有真的去问。


他抱着这男人挺拔的腰,感觉自己变得柔软。


他去吻江波涛的面颊,看着他的眼眸。


发现里面有着深深的疲惫和温暖。


 


听我说话好吗?


江波涛看见王杰希瞳孔中映出的自己露出渴求的眼神。


然后他按住那双热乎乎的唇瓣。


但是在那之前,如果我足够特别,可以跟你睡在一张床上吗?


 


王杰希楞了愣。


他笑起来,把江波涛圈在怀里,拍抚着他的脊背。


 


好的。


他说。


 


好的。


在我的眼里,你就是特别的。


 


 


很多年之后,江波涛想起这句话。


仍认为是世界上最棒的一句情话。


 


那是他们迈过花甲之后的事情。


而从很久之前的那一天开始,他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自己很累,却愿意让他变得轻松一点。


有这样一个人,原来此生,已别无所求。









评论

热度(169)